突发!李河君发致歉信力挽狂澜,11月危机解除?

 新闻资讯     |      2019-10-16 18:17

前“中国首富”发公开信阐明,k8娱乐汉能集团为何走到今天这般境地?

今天下午,李河君发布《致全体员工的一封信》,首次对愈演愈烈的“欠薪门”事件做出回应。

李河君:资金非常紧张

在公开信开头,李河君首先承认,集团近期“出现了薪资缓发、社保缓缴等现象”。但他同时否认了关于其本人“跑路”、 汉能要“完蛋”的传闻。

李河君表示,汉能在“5·20”被恶意做空之后不仅活了下来,还取得了一定的成绩。而目前之所以出现欠薪,主要是“由于外部形势复杂多变,实体经济经营出现了一定的困难,我们有几百亿应收账款没能按时回收,一些金融合作机构的授信资金也因自身原因暂停发放。”

另外,李河君认为汉能集团内部也存在问题,“在经营管理上太过粗放,资源和企业发展节奏匹配不当,招聘进人速度太快,人才素质良莠不齐,人力成本骤增等等。这些综合因素导致集团在资金调配周转困难,并造成部分员工工资晚发。”

李河君表示,前段时间公司一直在陆续安排发薪,发薪的顺序是从低职级员工发起。

“目前,包括我在内所有公司高管,也和大家一样没有拿到工资。还有很多高管从自己腰包里掏钱帮助困难员工。”李河君在信中说。

李河君在公开信中承认,汉能集团“在资金调配和现金流上确实遇到了很大的困难,资金非常紧张,绝对不是部分员工和媒体所说的‘恶意欠薪’。”

“由于汉能遇到的困难也有共性的问题,已经引起了有关高层领导和部委的重视,相关部门正在想办法,给汉能提供支持和帮助。”李河君表示。

李河君承诺,关于汉能集团欠缴员工社保的问题,集团力争在这个月底补齐社保。

对于拖欠工资的补发问题,李河君在公开信中他表示,汉能集团“11月应该可以恢复正常发薪,在这个基础上,今后每个月,除正常发放当月工资外,给大家补发以前所欠工资每月的50%,直到全部补齐为止”。另外,汉能集团将从今年11月开始逐步解决部分员工的报销问题,。

但是,李河君也表示,所有的资金回笼在公司正常运营的前提下才能实现,且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公开信的最后,李河君称,他在几年前就退回了已经拿到的美国绿卡,“我第一不会“跑路”,第二我会把薄膜发电这个为子孙积德的事业坚定地做下去。”后台回复关键字“汉能”即可获得。)

10月9日上午,数百名汉能移动能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员工聚集到奥森附近的汉能集团总部进行维权讨薪。此后,讨薪员工与汉能集团高管进行了为期三天的谈判,但双方并未达成共识。

小债了解到,对于李河君的这封公开信,汉能集团部分讨薪员工仍存在质疑。而据讨薪员工内部统计的数据显示,初步估算,除部分高管,汉能集团已有接近7000人被拖欠了五个月的薪酬,预计欠薪额度每人最低十万元起。

而据界面新闻推算,若加上拖欠的公积金、社保费用,汉能集团目前所欠员工费用至少10亿元以上。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汉能集团“欠薪门”的爆发,其实早在去年就已露出端倪。

失信执行人!

2018年7月,汉能集团就被曝出,强制员工购买6亿元的金融产品,用于营口移动能源产业园的建设。如果员工认购完成率低于50%,可能面临辞退;高于50%但不能100%完成,可能被降薪。最低认购起步20万元;岗位级别越高,需要认购的额度越多,年化回报率预期10%。

对此汉能集团曾发布声明称,公司鼓励员工推荐亲友及本人自愿购买该产品,从未就此产品对员工提出强制性购买要求。

2018年11月,汉能集团又被曝出大规模裁员。除裁员之外,销售等部门的各级员工被降薪。在此背后,是汉能集团日益紧张的资金链。

汉能集团旗下汉能薄膜2018年报显示,其实现营收186.87亿元,同比增长2.46倍;净利润为45.5亿元,同比增长18.9倍。业绩看似漂亮,实则是纸面富贵,经营现金流却为净流出6.97亿元。

公司不仅主营业务失去造血能力,而且投融资也集体失血。年报显示,2018年汉能薄膜经营性现金流为-6.97亿元,投资活动现金流为-8.12亿元,筹资活动现金流-3.77亿元。

2018年全年汉能薄膜发电现金流失18.73亿元。

截至2018年底,汉能薄膜发电负债总计148.28亿元,其中流动负债126.59亿元,占比85.37%。而同期账面现金仅为3.14亿元。

小债注意到,尽管汉能薄膜账上躺着119.88亿元应收款,但这些应收账款的变现能力却不容乐观。资料显示,由于无法判断汉能薄膜2018年部分应收款能否回收,审计师对年报出具了保留意见。

进入2019年后,汉能集团迎来债务问题的大爆发。

2019年4月18日,最高人民法院开庭审判了汉能集团与山东禹城市财政局借款合同纠纷一案,双方涉及债务纠纷9.74亿元,其中本金7.1亿元,利息7608.42万元,罚息1.88亿元。

这还只是汉能集团债务冰山的一角。

天眼查显示,汉能集团旗下汉能水力发电集团有限公司共有多达58条被执行人信息,被执行金额总计约120.75亿元,其中57条为2019年之后被要求执行,金额约为108亿元。除此之外,汉能水力法律诉讼也高达167条,涉及招商银行、建设银行、农业银行、中信银行、华融等多家银行金融机构。

此外,公开资料显示,汉能集团还先后与成都西航港工业发展投资有限公司、常州滨湖建设发展集团有限公司、淮安市盱眙经济开发有限公司、长兴经纬建设开发有限公司等产生数十亿元的借贷纠纷。

更严重的是,因与嘉实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债务纠纷,李河君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2015年蝉联大陆首富的李河君应该无法想象,汉能集团会在四年后落入这样的窘境。

昔日“中国首富”

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刚从北京交通大学毕业不久的客家人李河君,向老师借了5万元开始创业。

1996年,李河君掌舵的汉能薄膜登陆港交所,公司股价一直表现平淡,基本徘徊在1、2港元左右,最低时甚至只有0.118港元。

2014年11月,长期无人问津的汉能股价悄然爬升,年底已接近3港元。进入2015年,汉能股价再度阶段性上涨,2个月内便突破4港元,总市值超过1500亿港元。随着汉能的股价飙涨,2014年、2015年李河君蝉联中国大陆首富。

2015年5月20日,汉能薄膜发电因被质疑存在大量关联交易,涉嫌操作股价被香港证监会调查,当天股价暴跌47%。随后停牌四年,直到2019年6月份,汉能薄膜以私有化回A股的理由从港交所退市。

小债注意到,退市方案开始以现金进行私有化。按照最初的现金现金私有化方案,汉能所需私有化资金至少500亿港元。但是后来现金方案并未成行,最终汉能薄膜私有化以换股方式进行。

当时即有声音指出,这是因为汉能“没钱了”。言犹在耳,私有制之后的汉能集团便暴露出严重的债务问题,随即导致如今员工集团讨薪事件。

公开信中,李河君表示,坚信天一定会佑汉能,汉能一定会有好的结果。对此你怎么看,欢迎留言说出你的看法。

建群啦!想要获得更多债市资讯,快快扫码,一起探讨债市更多爆点。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债市观察。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